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因心造境 风云由我

丈夫生时会几时,安能蹀躞垂羽翼

 
 
 

日志

 
 

〔转〕爱一人,梦一生  

2008-03-16 23:40:12|  分类: 情感故事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

  孤寂的黑夜像魔鬼一样控制着这个世界,清怡靠在倚着床坐在冰凉的瓷砖上努力的回想刚刚梦里出现的那个女子,一身纯白色的睡衣,凌乱的头发,还有那被火烧的面目全非的脸,张牙舞爪的抓着她的身体不断的摇晃,一直摇到她感到眩晕,然后突然醒来。她已经习惯这样的梦境,或是魔鬼或是意外,都已经不能让她恐惧。

  她曾经为这类离奇而荒诞的梦境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告诉她她的梦是因为严重的缺乏安全感所致,而且给她开了些镇静安神的药。她把那些药带了回去,可是却一粒也没有吃过。

  她不喜欢开灯,即使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夜里,黑色可以让她安全。

  她点燃了一支烟,微弱的火光就那样在黑夜里孤独的亮着,像是一点希望,但是很明显对于漫无边际的黑夜它的亮光对清怡根本无济于事。就像远。

  远是清怡的男友,清怡17岁他们就同居了,原因很简单,她需要远的照顾。而远需要钱。

  清怡原本是幸福的,13岁以前有父母和一个爱她的姐姐,而且父母都是生意人,家里有着普通人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产,但是一切都在13岁那年的一场意外中烟消云散了。

  那一年的夏天清怡一家外出旅游,在一条高速公路上出现意外,是清怡的母亲拼了命才保住了清怡,但是清怡的父母和姐姐却没有一个生还,给她留下的只有那些花不完的钱而已。

  认识远的时候整个城市淹没在冰冷的雨水里,从超市出来的清怡就一身狼狈的在街上像游魂一样的走着,然后一个男人拿着伞就那样出现在了清怡的生命里,如此简单而迅速。

  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注定要与她纠缠一生。

  后来清怡知道,他叫远,25岁。没有工作,但曾有过无数女友。

  B

  深秋的阳光依旧明媚,透过无数发黄的树叶艰难的照在清怡的身上。

  蓝色的牛仔裤,纯白的棉布衬衫,一头黑的发亮的长发,像一个纯净的精灵在街上走着,只是没有看得见光洁发亮的皮肤下那日渐萎靡的心。

  她已经一周没有看见远了。她不知道他在哪里,所以只能那样漫无目的的四处搜寻。

  Angle在酒吧里对清怡说,远不会是你的守护天使,离开他,你会解脱。继续,只是折磨。

  清怡听见这话的时候,大滴大滴的眼泪透过朦胧的烟雾砸在红色的酒杯里,Angle沉默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Angle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一个和清怡同样大的女孩,也是清怡唯一的朋友。每次远消失的时候清怡就会来她这买醉然后和Angle躺在一张床上,说一些似醉非醉的话。Angle是了解她的,她知道清怡有多爱远,当然也知道远是不爱清怡的。所以她无数次的告诉清怡离开他,给自己一条生路,然而固执的清怡却总是用似乎多到流不完的眼泪来回应她。

  当爱情从两个人的事情变为一个人的事情的时候,那么注定是一种折磨。清怡是明白这个的道理的,可是道理对于一个陷入爱情里的人来说永远是纸上谈兵。她想不爱他,可是她的心不由她。

  C

  那天夜里清怡就去了Angle的家里,她看见清怡睁着大大的眼睛绝望的望着窗外星星,下意识的把清怡搂进怀里,她想尽量给她温暖,可她知道她给清怡的温暖永远是不可能跟远相提并论的。

  这一夜清怡都没有合眼。

  也许清怡真的是寂寞的,从小到大的孤独,除了那些花不完的钱她一无所有,她渴望别人爱她,恰巧远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到爱的人,所以她才如此的依赖他,只是清怡不曾知道,那是份太过短暂的爱。

  早晨的时候Angle很早起床给清怡煮了牛奶,准备了几片面包算是他们的早餐,清怡并没有吃。

  给我一支烟吧!清怡开口。

  你应该把烟戒掉,23岁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满身烟味可不好。Angle嘴里说着,还是递过去了一支。

  清怡点燃了烟,一个烟圈在空气中盘旋而散。

  我抽了6年了再也戒不掉了。

  Angle叹了口气,没有在说话。

  清怡正在看杂志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屏幕显示着:远。

  清怡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卫生间里接了电话,出来的时候对Anlge说,我回家了,有时间我在过来陪你。然后换了鞋离开。

  D

  清怡回到家里的时候,屋子里烟雾缭绕,仿佛仙境一般。一股刺鼻的怪味在空气中四处发散。远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古惑仔。

  回来啦。远回头看了一眼清怡,冷漠的说。

  恩,你这几天去哪了?连个电话都不打。

  没去哪,就是跟朋友出去玩了。

  清怡没有在问,她知道在问下去只会是不欢而散,她每天都期待他回来,她不想他马上在离开。

  清怡看了看表,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

  我去给你做饭。说着,清怡走进了厨房。

  只有远在家的时候清怡才会下厨房的,一个人的时候一般是不吃饭的,饿了就只是泡面而已。

  饭桌上是清怡做的番茄炒蛋和醋溜土豆丝。

  这几天没买什么菜,对付吃一口吧,清怡带着抱歉的语气说。可是远并没有理睬她的话。

  清怡看着桌子上的菜,鼻子一酸,两滴透明的眼泪就落在了雪白的米饭上。

她想起远第一次吃她做的饭的情景,想起远笑着一遍又一遍的像个孩子一样说着真好吃的样子,想起他脸上幸福的表情,可现在,一切都变得那么冷漠,清怡不知道那些曾经温馨的感觉难道真的就像蒸汽一样烟消云散,在也找不回来了吗?

  她躺在远怀里的时候紧紧的搂着他的身体,她多希望他也能如她一样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可是远已经熟睡了,她能感觉到的只有彻骨的冰冷。

  E

  宝贝,我这几天要去外地一趟,给我拿点钱。

  远躺在床上慵懒的说。

  你才刚回来,又要去哪?

  几个朋友要去外地玩,我的钱不够了。

  清怡没有在说话,只是更加用力的把远搂紧。

  F

  他又走了?

  恩

  去哪了?

  不知道。

  你又给他钱了?

  恩

  亲爱哒,你不能在这样了,离开他吧,求你了。在这样下去你会疯的。

  Angle,离开他我会死。

  天啊,他给你吃了什么,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不要在说了,好吗?清怡用可怜的眼神乞求着Angle。

  不行,我今天必须把话说完,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了。你有没有照过镜子看看你自己。你为了他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了,他在乎过吗?

  你醒醒吧,他根本就不爱你的,他只是为了你的钱,明白吗?Angle抓着她的肩膀不停的摇晃,不停的摇晃,直到清怡感觉眩晕。才终于放手。

  其实清怡很早就明白,Angle是爱她的,而且比远要爱的深,她也同样喜欢Angle,但只是姐妹之间的喜欢而已,她知道她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善良的女人给她的爱的。

  G

  冬天到了,是不是春天就不会远了?

  这个冬天已经开始飘雪,细碎的白雪落在手心,难得的让人神清气爽。

  回到住处的时候一片黑暗,打开灯,眼睛突然被刺得生疼。然后就是滚烫的眼泪留在地板上。

  清怡给Angle发了邮件,告诉她自己可能要离开一阵,去杭州散心,让她不要担心,回来以后一切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当Angle在拨通清怡手机的时候,里面传来的已经是一阵忙音,她想清怡也许已经想通了,选择放弃了吧。

  清怡坐在飞机上的时候,除了那些在身边快速飞过的絮状的东西,仿佛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没有生命,没有爱情,也没有了自己,能感觉到的只有一望无际的空洞。

  北方的冬天已经开始落雪,但杭州的秋天似乎才刚刚开始。

  温暖的金色夕阳把清怡孤独的影子拉长在拉长,然后狠狠的烙在了杭州古朴的街道上。看着身边走过一对对面露暧昧的情侣,清怡感觉自己好像被人从悬崖推入到了没有谷底的万丈深渊,能感觉到的只有不停不停的下坠和刺耳的从身边扫过的风声。

  在来到杭州第七天的晚上,清怡终于给远发了短信,我在杭州,如果可以,过来接我,好吗?

  短信后清怡就站在镜子前死死的盯着镜子里自己布满血丝的双眼,瞳孔里是一望无际的黑,没有光芒,没有希望。

  远来到杭州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清怡站在车站看见远的时候,脸上是露出了一丝温暖的开心的笑容的,可是那仅有的微笑也在几秒钟后被远剥夺了。

  远怪她既然走之前没有告诉他,那么都要回去了,还叫他来做什么。清怡只是沉默着,她不知道她能解释什么,站在对面的男人,已经不在是原来的人了,对她来说,他已经变得如一个陌生人一般,让她觉得恐惧。

  我们去西湖走走吧。

  快黑天了,还去西湖干嘛?

  清怡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出了门。

  西湖边上,一对又一对的情侣,灿烂的笑容如七月里绽放的水仙,温暖而又干净。她的脸上漏出了一闪而过诡异的笑容,她想,曾几何时,他们也那样爱过的,也曾经至死不渝过的,但是现在也一样不过如此而已。

  你爱我吗?清怡开口问道。

  这问题你问过无数遍了。

  天空渐渐暗淡下来,仿佛无数只手向地面压下,空气阴郁的可以让人窒息。

  当细雨从天而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加快了脚步,他们要逃离,逃离这场即将倾泻而下的大雨,只是时间太快,没有给他们逃离的时间。

  回到住处的时候,清怡和远狼狈极了。从头到脚被全部淋湿。

  远不住的训斥她,她依旧不发一语。

  我说你最近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去看医生?远突然停下来改口问道。

  我没事,只是有点想家了。

  那明天回去吧。

  恩,明天。

  F

  那天晚上远出去了,说是马上要走了,所以临走之前去看看住在这里的朋友。早上5点的时候,从朋友家打牌回来,进屋的时候清怡不在卧室,他喊清怡,你在哪?可是没有人回答。进了洗手间才发现,清怡安静的躺在浴缸里,紧闭着双眼,白色的浴缸里鲜红的颜色,触目惊心。

  手机屏幕上简单的一行字:这个世界太残忍,而我……。手机里没有收件人的号码。显然这是一条未发的短信,也许她并不知道应该把这条短信发给谁。

  她不是一个贪婪的女人,只是没有人能给她想要的温暖。

  远无力的身体靠在墙上慢慢的滑下去,眼睛望着清怡,她的皮肤比原来更白了。

那天的杭州终于下雪了,不停不停的下,好像再也不会停止了一样。

  因为天气突然变冷,街道上几乎没有了行人,所以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远帮清怡整理东西时,在她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抽屉的治疗抑郁症的药,全部没有开封,

  远揪着自己的头发,有眼泪流出。

  他突然想起清怡曾问他的那一句,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你爱我吗?你爱过我吗???一遍一遍在耳边盘旋。

  你爱我吗?

  其实一个女子要的不过是一个爱他的男人,简单至极。

  Angle关了自己的酒吧,离开了东北,去了另一座繁华的城市,却依旧灯红酒绿。所有的朋友都是各种各样的女子,她们渴望爱情,却不相信爱情。

  J

  冬天终于结束了,你却不在了。

  大街上播放着王菲的歌

  我想起你描述梦想天堂的样子

  手指著远方画出一栋一栋房子

  你傻笑的表情又那么诚实

  所有的信任是从那一刻开始

  你给我一个到那片天空的地址

  只因为太高摔得我血流不止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