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因心造境 风云由我

丈夫生时会几时,安能蹀躞垂羽翼

 
 
 

日志

 
 

我们总会遇见这样一个男孩  

2008-01-04 11:19:41|  分类: 情感故事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小菲想象的完美生活

莫小菲上学的路上要过4个红绿灯。第二个红绿灯的左手边有一家永和豆浆。她每天都在这里买一杯豆浆和一根油条,一边骑车一边吃。

到第三个红绿灯口的时候,李暮哲就会突然冒出来,在她身后把车铃按得乱响,大声嘲笑她:全城38万女性中,只有莫小菲同学敢这样吃油条。说完,就学着她把油条叼在嘴里,鼓起腮帮子的模样,活脱脱一只青蛙。

她朝他翻翻白眼,嘟囔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然后,两腿把自行车蹬得飞快,一头黑亮的短发在风中飞扬。

莫小菲长得不算漂亮,圆圆脸蛋,小小鼻子,留一弯齐眉刘海,瞳孔清澈单纯,嘴角有一股近乎傻气的倔强。她也不爱打扮,经年是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混在男生堆里压根儿看不出性别。通常来说,只有内心不停做加法的女孩,才会在外表上做减法。所以,莫小菲的功课总是第一。

可是,这样冰雪聪明的莫小菲一遇上李暮哲就头大得要命。他比她所遇到最复杂难解的方程式还要难缠,常常把莫小菲搞得哭笑不得。他在体育课上把口香糖粘到她头发上;还经常在她的文具盒里放一些吓人的小玩具,蜥蜴、瓢虫什么的。在政治课上,她偷看武侠小说,他却在她身后用小镜子不停地反光,结果老师没抓着她,倒把她的《倚天屠龙记》给没收了。

她实在气到无奈,弱弱地问同桌:你说,那个混蛋为什么总和我作对?我哪里得罪他了?同桌对她神秘地笑:我看啊——他一定是喜欢上你了。她听得毛骨悚然,然后扔下一句决绝的话:全校的男生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李暮哲。

莫小菲觉得这个世界要是没有了李暮哲,就是许巍歌里所唱的完美生活了。

美女都爱坏男孩

莫小菲所厌恶的李暮哲,还是有很多女生喜欢的。他高高个子,漆黑眉眼,鼻梁高挺,嘴角总挂着一抹坏坏的笑。这个笑容迷倒了一帮小女生。她们经常给他写情书,有的还附带照片。

李暮哲整天游手好闲,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成绩却总能保持在一个中等偏上的水平。暑假前几天,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地教导一番,叮嘱他暑假里不要贪玩,多看书多用功。

李暮哲正不大耐烦,一眼瞥到进办公室交作业本地莫小菲,立刻爽快地答应了:好的老师,我一定努力。但是老师,我还有个要求,我想让莫小菲给我做做辅导。

莫小菲一听这话,立刻全身发冷,圆圆的眼睛里激射出两把飞刀,恨不得将他当场钉死。却听到班主任说,好啊,莫小菲,你……就这样,莫小菲成了李暮哲的暑假辅导。

38。C的大热天,她跑去给他补习,可他却告诉莫小菲他正在麦当劳吃东西。等她赶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他不是一个人在吃,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她真想把一杯可乐倒在他的脸上。

她认识那女生,高中部的校花沈彤。听说追求她的男生排成队,想不到她竟喜欢李暮哲这样的坏男孩呢。

你的笑,忽然让我寒冷

一天下午,李暮哲接了一个电话后,就丢下课本,一边换鞋子一边说:同学叫我去郊区水塘里捉龙虾。莫小菲立刻双手合十道:谢天谢地,终于解脱。

他却一把拉住要出门的她,笑嘻嘻要她跟他一块儿,理由是帮他欺骗父母,而她可以获得一个礼拜的自由。于是,莫小菲坐在李暮哲的自行车后座上路了。

田埂里一条条青草小道,把莫小菲的屁股颠得生疼,她忍不住闷哼了两声,两眼死死盯住李暮哲的后背。他似乎察觉到了,再遇到凹凸不平的地方,就骑得很慢。

到达那个芦苇丛生的水塘时,许小辉他们几个就在等着了,还有两个女生。他们高高卷起裤腿,脱了鞋子准备下水。

莫小菲坚持待在岸上,李暮哲皱眉看看太阳,脱下衬衫递给她:这么大的太阳,用我衣服遮一遮吧。她摇头拒绝了。他便将衬衫扔在地上,无所谓地笑了笑,转身走进水里。也许是太阳晃花了眼,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莫小菲觉得他的笑容,就像车轮碾过冰封的雪地,有一种寒冷伤心的感觉。

可是,她来不及多想,就听见女生惊恐的叫声:蛇,有蛇。

男生们迅速聚拢过去,七手八脚,很快就把蛇给打死了。

许小辉提着蛇的尾巴吓唬那两个女生,她们吓得花容失色,东躲西藏。他得意地哈哈大笑,将死蛇不停地甩啊甩,忽然就滑了手。

于是,那条蛇就直直挂到了莫小菲的脖子上。她愣了两秒,然后才尖叫出来。李暮哲第一个冲过来,一把抓过那条蛇扔进水塘里,嘴里不停地说;别怕别怕,是个死蛇,死的。可莫小菲仍然尖叫着,停不下来。李暮哲腾地站起来,对着许小辉的胸口就是狠狠的一拳,面红耳赤地吼道:你这是怎么搞的。然后弯腰把莫小菲抱上自行车,在烈日下绝尘而去。许小辉看着他的背影,嘀咕道:他是不是疯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莫小菲被吓坏了,一连高烧两天。李暮哲给她打过电话,可是她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挂断了。她父母被她的反常情况搞得疑疑惑惑,担心她是不是早恋了,从旁敲侧击到严重警告,把她说得又羞又气,心里越发记恨李暮哲。

仿佛一瞬间,苍老了

开学的第一天,莫小菲就收到了李暮哲的信。信里,他用一种她从没见过的严肃态度,很认真诚恳地跟她道歉。她把那封信折成一个纸飞机,放在日记本里夹着。那一页工整地写着一行字:有些飞翔,必须要经过漫长的等待。

学业日渐繁重起来,李暮哲变得沉默了。期间,他有一个礼拜没来上学。据说,是为了沈彤和高二的某个男同学打架了。莫小菲听到这则传闻时,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傍晚,她把那只纸飞机翻出来,用力射出去,然后看着它在秋风里翻滚,像一只被人践踏过的蝴蝶,扇动着一双垂死的翅膀。

临近中考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开始相互赠送礼物,写留言册什么的。莫小菲的留言册上,李暮哲只写了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然而,这句话,莫小菲要在很多年以后,才能理解其中的深刻涵义。

高考后的晚上,在莫小菲回家经过第三个红绿灯的时候,李暮哲突然冒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音乐盒。他说:莫小菲,我们好歹也是同学一场,你应该不介意,我送你一份礼物吧。

莫小菲不理他,他便一直跟到她家楼下。她拗不过他,只好接过来,音乐盒里有一个会旋转的洋娃娃,透明的玻璃底座上刻着王维的《相思》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她红着脸,一直到《爱情万岁》的旋律声结束时,才抬起头看他。她的脸上出现一股奇怪的表情,然后慢慢把音乐盒递回去,轻轻说了声:对不起。

月光下,李暮哲的脸上又露出那日午后在水塘边的那种笑容,有些寒冷绝望的味道。他说:送出去的礼物,我就不会再收回来。

他们就这样你塞过去,我再推回来。于是,那个音乐盒突然掉落在地上,摔成一堆亮晶晶的碎片。李暮哲的神色骤然变了一下,嘴角唇边掠过一些细微的表情,仿佛在那一瞬间,苍老了。

原来,我们一直在笨拙地相互爱恋

    那晚之后,莫小菲再也没有见过李暮哲。

有一天,她在街上遇到许小辉和他的女朋友。许小辉说:莫小菲,其实李暮哲一直很喜欢你,只是每个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不一样。对了,他们全家上个月移民瑞典了,跟你说了没。

莫小菲笑着仰起头,不让眼泪落下来,正好看到天空一架飞机呼啸而过。

李暮哲不知道,其实,莫小菲一早就原谅了他。暑假给他补习的那段日子,她无意中看到他藏在床下的玻璃鱼缸,里面有很多纸飞机,每只飞机上都写了她的名字。那一刻,她就已经原谅他了。

那一晚,莫小菲本想收下音乐盒,可当她抬头时,看到母亲站在阳台上,于是不得不违心地拒绝他。在他离开之后,她把那堆玻璃碎片一一捡了回去,放在储蓄罐里保存着,像储存一场过早夭折的爱情。

后来的后来,她跑过很多地方,想买到一个同样的音乐盒,但是,再也没能找到。就像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无法再回头。

    在那些懵懂的青葱岁月里,我们或许都曾遇到过和李暮哲一样的男生——经常惹你生气,逮到机会就和你唱反调,你犯一点小错误,他就带头起哄,一副随时准备看你笑话的样子。你非常讨厌他,祈祷他离你远远的,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可是,有一天,当他真的远远离开了,你才猛然发觉,你是那么地,那么地,想念他。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